渔夫的杆,

在空荡荡的梦中搅起碎波,

遥远处有人呼唤一个名字,

我的童年因而被一网而起。

尘世,带着刺眼的光。

记忆在涨潮,

我在水洼里尽力睁大眼睛,

只看见它们席卷而来。

安静,一片黑暗。

在一双双哀悼的眼睛中,

我把名字还给了这个世界。

2019.5.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