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鸡走出午夜报幕,黎明
缓缓拉开——
天空已被谋杀。

试图阻挡
一场不可阻挡的进军。
碾过长城,绞碎
一张张纸制盾牌。

我在你的肩上,
远方的红树林
有着炽热的喧嚣。
你站在河流中,
合上眼睑,
来自深渊的凝视。

尽情啜饮意志
和天空之血,
你在生活中四处突围,
那红树林愈发盛大,
而你逐渐干涸,
时间已划伤了你的脸庞。

父亲,今天
你的旗帜将
翻卷在我的明天。

后记:很遗憾,没有成为任何人的骄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