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小时候特别讨厌吃煮鸡蛋。剥壳麻烦不说,蛋白吃起来就让我想吐,蛋黄倒是有点好吃,但我渐渐地也觉得粉粉碎碎的,不爱吃了。于是十几年来,我对煮鸡蛋敬而远之,看到就觉得反感,家里也从来没有煮过鸡蛋。我不爱吃包子和馒头,高中时也偶尔吃一些,但煮鸡蛋是从来没有碰过的。
  提起这件事是因为今晚肚子饿,和室友热了几个鸡蛋吃(并没有锅)。吃着吃着,突然想到这件事,心里笑了,
  今年冬天,吃煮鸡蛋是十几年来头一次。天气冷,肚子饿不想吃冷食,泡面好些日子没买了,又没有锅做黑暗料理,热几个鸡蛋吃是最好的选择了。
  买了些蛋,热起来,用纸巾包着放到桌上,等到没那么烫了拿起来往桌上一磕,一点点地把壳剥开,咬上一口,还是有不小的幸福感的。剥壳时浅浅的愉悦,第一口的满足,和吃到蛋黄时开奖一般的惊喜感,都让我倍感幸福,要是热的时间刚刚好,口感会更上一层楼。如此这般,我居然不再排斥煮鸡蛋了,有时候也会到学校食堂买来吃。
  吃着鸡蛋想着以前对煮鸡蛋的抗拒,心里竟然笑了。小时候对煮鸡蛋的抗拒强烈到对煮鸡蛋没有一点点的食欲,如今却一边剥着鸡蛋壳,一边享受晚上不多的宁静,没想到几乎是本能的戒律现在已经无声地瓦解了。细细想想,好像这世间并没有什么十几年乃至永远不变的事物。比如说,我已经对以前执着的女孩没有了一点点的在乎,反过来想,我也早就消失在了他人的心中。人的心是可以擦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