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觉前,翻到很久以前自己写的一篇抒情随笔,简单看了看,竟然有些难过于自己当时的心情,自己当时是以怎样的无可奈何写下这些文字的呢——在这些记忆中,我慢慢长大了。

  看到最后,有一句话将过去的一个片段拉回到我的面前:我记得有人曾问我未来的大学,夜里闪烁光亮的眼睛。

  噢,记起来是有这么一件事,那是刚刚高中,晚自习下课我送她回宿舍,临分别的时候。

  “镇源,你以后要考什么大学?”她突然抬起头看我,眼睛里应该是带着光的。

  从来没有人对我问过这个问题,“不知道,怎么了?”

  “我想和你考同一个大学。”她转过身去,手依然勾着我的手。

  “大概会考个有音乐学院的吧。”她学琴,我觉得她以后会读音乐专业的。

  年代久远,早已记不清了。以上情景纯属我的文学发挥。这么久了,这个人最后留给我的画像,是她孤傲冷漠的样子。那一个晚上的闪烁光亮的眼睛我也早已回忆不起来了。不过这种被人坚定选择所带来的幸福感,好像还能回想起来。后来三年,无论如何,我再没有这样的幸福感。之所以写下来,是因为在回想这个小插曲的时候,我觉得世事难以预料。

  刚刚高一那会,我根本不知道这么大一个中国究竟有哪些大学。我先后认识的两个网友,一个想要考上南京大学,一个想要考武汉大学学医,于是我对中国大学的认知,在清华北大后面先后加上了南大和武大。这就是15岁的我的贫瘠的认知。在这里多谢班主任没有嘲笑我要考武大这狂妄到无以复加的想法。

  三年过去,我让自己随波逐流,向西绕过一座座山丘到了重庆。而三年前的那个女孩早已挥一挥衣袖,向东而去。我们并没有什么郑重的道别,三年后的我们仅仅只是认识对方,我得知她向东去后,知道已经没有再见的可能。

  刚刚高一的我,怎么会知道三年后,我屁颠屁颠地收拾行李,迫不及待地离开家滚去了重庆。那个时候的我大概以为,镇源这个名字会属于武汉大学或者是南京大学。三年后我才知道,我不过是这个城市里稍微有点水平的一个普通人,离985还差好几十分呢。

  就像小时候大人们围着你说,镇源以后想考清华大学还是北京大学,在年少无知的时期被问到想考哪个大学,心里边唯一知道名字的大学轮了一遍又一遍,真不知道该选哪所大学,好像全中国就这几所大学似的。然后,填报志愿的时候看到了好多三年前压根儿没听过的大学,有底气没底气地填了志愿。

  很多过去的愿望啊,诺言啊,真到该实现的那一天,却早已烟消云散了。而引领你走向那一天的,是那一天到来前的每一天,在这些日子里,你愿意这样美好地想着。这就是本文所言的世事无常吧。

  深夜BB完毕,睡觉,告辞。

2019.9.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