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重庆三年,终于还是感觉水土不服——在吃的方面。我不是校外餐馆的常客,对各种风味的体验多来源于学校食堂各种窗口,评价重庆的味道有失偏颇。然而不论各种口味如何,我始终没有找到任何一种可以安放我这刁钻的味蕾,校外卖的河粉是我没见过的宽大样子,食堂三楼的叉烧是另一种难以言表的味道,校内外的螺蛳粉味道各不相同,没有一家是家乡的味道,而食堂二楼的螺蛳粉竟然真有一种臭味。我常常辗转于食堂各个窗口,不知道该吃什么。

对水土不服,擅长玩味文字的中国人有自己的偏方:取些许家乡的土,和着水喝了,服下了水土,便不会水土不服了。站在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,这个土方是没有实际功效的,可如果细细品味,就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乡土情结。从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秦塑造民族认同和“天下”这一概念开始,至今已两千多年,汉民族在这片土地上形成了显著的地域性的文化差异,所以有“江南虽好是它乡”,无怪乎中国人普遍会有乡土情结了。

不知道当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