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

大半夜出门吃夜宵,因为下雨的缘故,柏油马路反射着模糊的灯光,整个城市开始显现出一种朦胧的美。这种美让我对这座城市产生了一种陌生感,关于它的一切纷沓而来。

我该怎么去表达我对这个城市——我的故乡的情感?我不喜欢这座被时代甩开的小城,甚至隐隐耻于在这里生活。十九年来,我从没有离开过它,我生于此,长于此,它以它的一切哺育我。然而,我却像一个长期旅客,我不会说属于它的方言,也不曾细致了解它的那些角落,更不曾融入在这里——我在这里像飘蓬。

我突然想起这么一段话:“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。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,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。……这种人在自己亲友中可能终生落落寡合,在他们惟一熟悉的环境里也始终孑身独处。也许正是在本乡本土的这种陌生感才逼着他们远游异乡,寻找一处永恒定居的寓所。”

这描述的好像就是我。初三的时候,我读了一本游记,这本书如同一道雷霆将一片混沌劈开,从此我意识到,世界是多么广阔。我开始做梦,立志要游遍欧美,再去日本定居,直到垂垂老矣。我还因此发奋努力学习英语。这个广阔的梦想在高中被我慢慢淡忘,如今也已经支离破碎,无法实现,却成为了我人生的一个伏笔。我不再想偏安于一个狭窄的小城,我想要生活在一个广阔的都市。

得知录取情况的那天,我无端地对重庆生起好感来,认为重庆是我的第二故乡。紧接着,我就开始想逃离贵港。我实在说不清我究竟为什么讨厌它,但我确实已经不想在这里再生活下去。如果说得有一个明确的理由,或许就是这座城市的人文气息。我总觉得这座城市透露出腐朽的味道,年轻一代聚在奶茶店里玩着手机,或者打麻将,中年一代在找生活,我还看到许多因辛苦糊口而饱经风霜的脸庞,老年一代充满了愚昧无知。这是我观察这座城市的感受,仅仅是管中窥豹,却让我对这座城市失望——没有活力。

高中三年,我终于厌倦了这里的狭窄和封闭,还有愚昧的大众。我野心勃勃,却一无所有,当我终于要伸展我的羽翼时,我却发现我的羽毛早已零落。我不知道我该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这个世界,但是我已经不想再回到这个小城。

其实我并不属于这座城市,在我萌发懵懂的意识,开始自我思考的那一年,我就选择了日本,贵港这两个字在我的脑海里飞快褪色。我一直在思念某个地点,这个地点曾经是日本、南京、武汉……在我十九岁年,它是重庆。

重庆,对于我而言,不仅是第二故乡,更是人生的新开端。贵港容不下我的世界,重庆那么大,我可以安身立命。我甚至想宣告全世界,我终于可以从无尽的长夜走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