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情

抬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。

故乡就是这个时候如水面恢复平静一样,渐渐清晰起来。

这是李白的《静夜思》的北宋版本,相比脍炙人口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,我更喜欢北宋版本。山月山月,月亮在遥远的山岭之外,故乡在月亮之外,于是故乡的遥不可及也可以感受到了。

虽然对贵港并没有什么留恋,但是我还是很不争气地想起了贵港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与这个城市的气质格格不入,却没法不爱吃故乡风味的螺蛳粉。国庆假期,我颇想那股子味道,于是在学校外面的街头乱窜了好一阵子,终于走进了一家螺蛳粉店。

看到一碗螺蛳粉端上来,我顿时生出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,重庆的广西人贵港人我不想见,我最想见的,只有故乡的风味。

然而吃起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,这粉真如他人所说,有一股臭味,吃起来也要比贵港的酸了些。我没吃过柳州的螺蛳粉,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柳州的味道,总之,我没吃出贵港的味道来。而且点的中辣实在太辣了,我是一口粉一口水地吃。全无过瘾之感,扫兴归去。

接着又想起在贵港常吃的老街炒螺蛳粉,暑假吃到上瘾,一周不吃就想。在老乡群里问了一下,学校周围居然没有炒螺蛳粉!大失所望。如此,再吃不到家乡的味道,渐渐生出一种身在异乡的感觉(虽然本来就是这样),对贵港的思念,也在每一个饿肚子的晚上,无穷无尽地涌出来了。

我对贵港的思念,也就到此为止了。一碗螺蛳粉,就是我所有故乡情的承载。故乡对别人来说,是一张火车票。但对我来说,能吃上家乡的风味,就是远游在外的最好慰籍。